人活着就是为了张若昀

我的单片机完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一个人造成的伤害可以用一句道歉或者几句真情实意话抹平,那他就可以依然我行我素。
努力就好只是对你的安慰。
我不是你妈,没法心平气和地说出只要努力了成绩/结果不重要。
结果很重要,你付出了努力没有结果,那和没努力是一个待遇,老师不会同情你,我更不会,因为我只是个不想挂科的女人,我不想你拖后腿我还要事后安慰。

真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
她今天跟她妈打电话说课设怎么怎么难,老师怎么怎么烦人,画图有多不容易。
我真是……你自己干了点什么事你自己没点数吗?

又想起大一的时候,学校整的数学建模比赛,我跟她还有另一个人组队参加。
就那么四天里,资料我查,算式我列,论文我写,他俩跟没事人一样,朝他俩要数据(长度角度台阶从哪开始什么的)拖拖拉拉没有。
最后一天要交了,给我来一句要不不参加了吧。
那我一个人努力是为什么啊,为了你一句轻巧的不参加?
那天中午我说就差算数了,我求你了,你们从哪给我整个数据吧,一中午没睡觉,下午差点迟到,我才把论文和数据表交上去。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真想奉劝她一句,以后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非要揽可别拽上我。

从来没经历过这种让人不舒服的事情,说说不能发,朋友圈也不能屏蔽,关键是微博互关她还玩知乎,只好在老福特上发发牢骚。

这个学期做过两次课设了,第一次单片机虽然磕磕绊绊但好歹是两个人一起努力做出来的。可能是因为我的队友是个男的吧,也不是性别歧视,但是第二次和我组队的妹子(舍友)第一次课设和别人组队也没怎么干活。同组男生干活熬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睡到11点,她自己电脑上没有软件就只能干待着,也不知道自己安,然后干待了一上午和队友生气了……
这次精密仪器课设我和她一组,这是我最错误的选择,而且从中学到了一个道理,女生一般很笨并且不靠谱,以后组队必须找男生,工科真的不适合女生甚至也不适合一部分男生。
刚开始设计仪表的草图,计算出了点问题,她就不想算想编数据,我不同意,因为之后还要画装配图,随便编数据根本没法组装零件,然后她第一次跟我生气了。
好不容易把数据弄出来了我们开始画图写报告,因为她电脑没装固态硬盘跑得慢,我就一手承担了所有的画图任务,CAXA,CAD和SOLIDWORKS三个软件我都安了,三天从入门到精通差点要了我老命,老师也不教怎么用,甚至连软件都是自己从网上找的破解版。
老师给的任务分配是一个人写课程设计报告书,扇形齿轮图和齿轮轴的零件图,另一个人是画solidworks的爆炸图。我先是把两个零件图给画了,因为刚开始老师没说任务分配是怎样,然后她说课程设计的排版和公式整不明白,就管别人借了个电脑(有正版office),结果第一次的排版是我帮她弄的。
等我画到SolidWorks的图时候发现用所有零件都要自己重新设计然后画出来才能装配最后才可以画爆炸图,我就和她说,咱俩得一起画,要不然交不上了。
她说好,然后第二天晚上我们去宾馆开了房间画图,跟我们去的还有另一个舍友,她队友和我的差不多,除了性别不一样,基本都没怎么干活。
那天晚上我和队友都是第一次用SolidWorks,她一直问我怎么用,尺寸是多少,怎么画。
我真是佛了!!!
我也不会画啊,你就不能挨个点点吗,图标都标着呢,差不多先画着呗,一知半解也不是不能用啊。而且都是一起算的数你她妈老问我是几个意思,我还画着图呢,凭什么分心思教你怎么画,告诉你尺寸应该是多少!平面的装配图都给你发了,齿轮轴和扇形齿轮也截图给你了,自己算能死吗!
那天晚上她画游丝,没整出来,最后用的上届学长的零件,看上去差不多其实尺寸差了不少。我后来看她太费劲就让她画销钉和轴(一点难度都没有,画个圆,一拉伸就是3D图了还就她妈画了3个能用的,第二天我发现我告诉她的数据不对,我又把画好的重新来了一遍)。
那天我四点睡七点起,回学校之后一个上午把剩下的好几个个零件全画完了。等到下午拼装配图的时候,她先开始做的,我那时候在画齿轮轴和扇形齿轮的零件图(3D的,不是之前画的那两个图)。我一边画一边听她在旁边骂,说这个活要把她逼疯了,她画了一个点吧,就拼上了弹簧管,弹簧管连接件和表盘的手柄。我画完了最后两个零件,她画图画的特别暴躁,又她妈生气了,看她太难受就让她歇会儿,于是所有的活又都是我的了,又出去在宾馆画了一整晚,今天白天干了一上午,我把图画完了,爆炸图的视频也生成了。
高潮来了。
她的课程设计报告没做完,于是我第一次帮她排版排好的是错的。她三天时间连个文职人员的活也没干明白,我也是佛了。
她最后没按标准格式做,还被老师打回重做,索性两个人打分是按各自负责的部分来的……
老王(另一个舍友,和我们一起出去开房画图的那个)说她干活少,她又生气了。
吃晚饭的时候她跟我说老王说她干活少,她不乐意。我当时特别想说你屁都没干,话到嘴边改成你也帮我画了一些,我他妈真是比她还不乐意,但她又是室友,平时关系好得一批,也不好意思说。
昨天晚上我们出去画图的时候老王哭了一路,因为她那组的活几乎全是她干的,她队友整个一巨婴,只会说三句话:"xx,这个怎么算啊","xx,这个怎么画啊","xx,我不会啊"
老王特别委屈,累的一批,加上她还来了姨妈,情绪崩溃了。
她哭的时候我也想哭,因为感同身受啊,但是我队友在旁边我又勉强憋住,还想尽办法逗老王开心,简直心力交瘁。
今天下午老王跟我说,她不仅生她队友的气,也生我队友的气。她说我和她一样,当牛做马的,她还能跟队友撒个火,但我累得一批还被撒火。
我跟她提了我队友因为她说干活少生气的事,她说:
"我故意顶她说的,实在看不下去了。"
那一刻我真的好想哭,也不知道为什么。
最后老王跟我说以后组队想跟我一起,我说咱们三个肯定有一个单出去,我队友肯定不干,她不想和男生一起,老王不说话了,因为她看到了灰暗的未来。
我们下个学期……有三个课设,下下学期有四个……

这次课设我是真的难受,这些话憋的我好难受,我是真的觉着一些人笨得一批,也不应该学工科。

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小风扇,三挡四风速,累死我了,为智商熬夜,为智商缴费,心痛。

依旧江澄×唐山海

山海不可平

我从梦里醒来,那个梦境真实而美好,向来彬彬有礼又很是矜贵的少爷冲我笑了笑,露出一排小白牙,显得天真又稚气。

我们的头凑在一起,两根香烟都被点燃,橘红的火星一闪一闪,杯子里倒了些白兰地,他用左手夹着烟,右手举杯慢慢送到嘴边。

我应该抓住他的手,并且亲吻他的指根,摩挲他手上凸起的青色血管,看他指尖翘起像白鸽的翅膀。再用手指堵住他张开的嘴唇,把粉色的唇肉揉成充血的殷红,最后以吻封唇,扫过他的齿列,挑弄他的舌头。

这时他会紧绷身体,把烟灰落在地毯上,他浑身都在抗拒着我,但他不会拒绝我。他是个合格的特工,是戴老板插进上海的钉子,他从我这样一个服务日本人的汉奸口里得到情报,理当付出一些报酬。

他是鲜活的,为了理想和信念活着的,而我是腐朽的,为了死人而活的。

我没有捉住他的手,因为徐小姐的脚步响起了。

徐小姐进来了,她有点怕我,毕竟我和毕处长都是同类人,我却显得更加咄咄逼人,她生怕在我面前露出马脚,也许她会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特工,但她现在只是一只雏鸟。

"江先生。"她拘谨地坐下了,和我打了招呼。

我颔首,回了句徐太太。

梦境戛然而止,我醒了过来。

我坐在床上好一阵恍惚,而魏婴早已点了烟立在窗口吞云吐雾,我从前总是笑他的言灵没什么用,而现在这是我唯一救赎。

"蓬莱之外有山海。"他转头看我,脸在烟雾和尘灰里看不清。

这里不是1942年的上海,距离那个二十八岁的年轻人死去已经很久了,我再次苟延残喘了四十几年,可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却让我看上去是个四十岁的中年人。

混乱的年代过去了,我亲手埋葬了蓝涣,魏婴杀死了他养在温房里的弟弟,魏婴爱着蓝湛,但他更爱养着一池莲花的故乡和永远温温柔柔的师姐。

混血种的秘密永远不能公之于众,我甚至不能拥抱他,告诉他我们是可以交托性命的战友,是国党间谍。但是魏婴可以,他爱着的小少爷血管中奔腾的也是某条古龙的血脉,可是他开了枪,把水银送进了他的心脏。

战争总是残酷的,无论是哪个战场总有人献出生命。

我被日本的混血种灌进了四十发汞弹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等到我再次回到蓝涣的特种处里时,才知晓唐山海被埋进了他亲手挖的坑里。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之外是故乡。

——关外不是你的故乡。

——但那是我的国家。

我有些后悔,因为他不知道我爱他。

消息爆炸,吓我一跳。

江澄×唐山海的毒脑洞

他撑一把黑伞来到上海,臂弯里搭着夫人的手。

伞沿压的很低,很难看见他的脸,只能看见他竹枝一般骨节分明的手,青色的脉络被白皙的皮肤包裹,像蝴蝶的半边翅膀。

他的夫人身材娇小,眼角略略下垂,显得人畜无害,巴掌大的脸上充满了旅途的劳累和对未卜命途的担忧。她细白的手指紧紧抓住他的小臂,他用另一只手包住小臂上冰凉的手,对她进行了一次无声的安抚。

三件套的西装剪裁得体,锃亮的皮鞋在地上踏出不紧不慢的节奏,透出公子哥的贵气来,可他却彬彬有礼不矜不伐,那些属于上流社会的傲慢仅仅从他略微凹陷的领带上和和上衣口袋中露出尖角的方巾里涌出来。

"鄙人唐山海。"

他露出一个微笑,饱满又柔软的嘴唇拉出一个练习过成千上万次的弧度。

男人在门廊里点燃一支烟,心里哼了一句穷讲究的公子哥,然后他吐出一口烟,发觉了剃头匠几秒的失神。

事情变得有趣了,徐小姐挽着唐先生的手骤然发力,她是一张白纸,浅薄到根本藏不住情绪;她也是一棵草,随时会被风折断却又紧紧扎根。

男人掐灭了香烟,快步走出门廊,毕忠良笑着向唐山海介绍他。

男人看上去和唐山海一般大,而事实上却和他的舅舅一个年纪,他穿着黄色军服,像一把出鞘的利刃,带着一点生人勿近的傲气,向唐山海伸出了手。

"在下江晚吟。"

大佬受向应该很好吃。
怂了吧唧天天跟着魏婴屁后跑,被上了也不敢反抗。
或者整天蔫坏蔫坏的,一出事就找江澄罩着,事后卖屁股消灾,以后继续暗搓搓搞事。
要么借着蓝涣的名头狐假虎威做个纨绔子弟,等到其他人找蓝涣告状,就被狠狠啪了一顿,然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是个乖宝宝。
还有千方百计逃避练刀,最后在和老聂上床和练刀里面选择了练刀。

脑洞太多肿么破

京城F4
蓝涣蓝湛金子轩江澄。
并称风花雪月四公子。
江小侯爷是江上风,金大少爷是丛中花,蓝氏长兄是檐上雪,蓝氏幼弟是孤月轮。
京城的姑娘为了四个男人哐哐撞大墙。
后来金大少爷撬走了江小侯爷的姐姐,也不再是京城少女梦中公子排行榜上的人了。不过没过多久来了个江小侯爷的竹马,叫做魏无羡的。于是京城少女又凑齐了新·F4。
称作酒色财气。
魏无羡是穿肠酒,蓝曦臣是刮骨色,江晚吟是祸根财,蓝忘机是诗书气。再后来穿肠酒变断肠,祸根财惹煞星,刮骨色真刮骨,诗书气操兵戈。
不求再见朱雀街上跑骏马,只求你死在我身后,至少还有人记得我少时模样。
张若昀视频剪辑看多了的脑洞。
酒色财气是一人之下里看来的,特有感觉。

拉郎拉郎

江澄×唐山海
想看老狗澄×奶狗海
麻雀背景还挺好的,老特务和小特务谈场恋爱。
两个讲究人谈恋爱。
刺激爆了。
不得不说张若昀真的太好看了。
同时还得有地痞羡×少爷湛
我得自给自足啊。
暑假啥时候到啊😭😭😭